首 页 社会 创业 时尚 站长 美文 体育 手机 搞笑
网站首页 >> 站长 >>当前页

居民提尖锐意见街道现场表态解决

发布时间:2020-03-21 03:49 编辑: 来源:


2019年12月28日,东花市街道举行2019年度共商共治代表大会,邀请居民代表参加会议。东花市街道办供图

  近日,东城区东花市街道开起首场“迷你议政会”——共商共治代表大会,街道工委书记面对辖区居民、单位代表,汇报全年工作,并坦陈社区难点。街道8个社区随后还进行了“分组讨论”。

  这场议政会的初次实践,在街道工委书记于家明看来,是“接诉即办”的延伸。在会上交锋与吐槽的背后,还有着一系列机制在配合运转。

  东花市街道的新机制是北京“吹哨机制”落地的一个缩影。街道通过议政会梳理问题清单,再邀请其他部门一同解决,最终目标是实现“未诉先办”。

  新京报讯 2019年12月28日下午2点,东城区东花市街道办事处首届共商共治代表大会召开。八个社区的100多位居民代表和辖区单位代表出席大会。街道工委书记于家明用了1个小时时间代表街道向居民、单位代表汇报全年工作,并就接下来怎么干、干什么,听取了居民的意见。

  “干了事不必沉默,该说就说”

  记者现场发现,报告的形式和人民代表大会上的《政府工作报告》类似。首先,于家明从体制建设、安全治理、民生保障等7个大的方面介绍街道2019年所做的工作。比如,东花市街道在2019年完成了“大部制”改革,从以前的25个科室,合并成为“六办一委一队四中心”12个科室,并安排正科实职干部担任社区专员,进一步整合了人员力量。

  他对街道工作现存的问题也直言不讳。比如,在物业管理方面,他提出部分小区物业管理问题突出,存在产权单位复杂、公共维修基金归集难、甚至公维基金即将用光的情况,影响群众满意度。最后,于家明又从四个方面介绍了街道2020年主要的工作计划。

  这种征集民意的会,于家明说,以前都是到各个社区去,集中开是第一次。

  “街道干了事不必沉默,该说就说,让居民知道;居民有意见也该说就说,我们认真记录解决。所以要共商共治。”于家明表示,接下来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接下来怎么干、干什么,我们就是听大家的意见”。

  分组讨论,工委书记选了问题最多的社区

  集体汇报结束后,参会人员按照社区分为了8个小组讨论,每个小组都有街道的处级干部参加。街道工委书记于家明、街道办事处副主任辛晓东参加了忠实里社区的讨论。

  之所以选择忠实里社区,于家明告诉记者,忠实里是东花市街道所有社区中问题最多的,也是12345市民热线投诉量最高的社区,虽然有些投诉案件不一定是街道处置,但也反映了居民的诉求。

  辛晓东也表示,忠实里是东花市的特殊地区,因为发展不是一步到位的,而是慢慢建成的。开发商多,到现在还是一个未建成区,道路、公共设施等规划也没有建设完成。产权单位多、利益复杂,居民的利益诉求也不统一。

  “另外,我是忠实里社区选出来的人大代表,我也有义务反馈大家的诉求。居民提出的很多问题,需要更高层面协调的,我也会向区里提、向市里提,尽自己所能为居民解决问题。”于家明说。

  “社区能够发展的前提就是和谐,矛盾经过调解能够达成共识,虽然很艰难,但如果不对话、不沟通,那肯定解决不了。

  居民在八个社区分组讨论中提出的问题,街道会集中整理,对于一些共性问题,将会纳入到邻里清单,补充进入2020年的工作安排中,依次为大家解决。

  我们日常还有个机制叫‘邻里清单’,我们会和这个结合起来,每月都会定期推动。此外还会结合吹哨机制,邀请其他部门一同解决。这是‘未诉先办’,问题办理一定要形成闭环,对老百姓有交代。” ——东花市街道工委书记于家明

  ■ 现场

  居民讨论土地用途激烈交锋 工作人员就部分问题现表态

  忠实里社区的分组讨论,“火药味”十足。

  来自两个小区的代表,就一块土地的用途问题,互不相让,吵得面红耳赤,最后工委书记等人不得不以先“搁置争议”的方式结束争论。

  本来计划一个小时的讨论,在两个小时的时候还没有结束 会员营销 。对于居民提出的问题,街道的工作人员基本现场都给与了答复。

  城市管理办工作人员刘畅表示,他们针对忠实里一些没有物业的小区和物业失管小区都做了一些工作,“比如,一些小区路不平,一下雨坑坑洼洼,我们都给铺了,方便居民出行。忠实里南街4号楼,一直没有坡道,我们协调拆除了车棚,坡道现在已经修完了。”

  食药所工作人员马辉是忠实里南街街巷长,他现场给居民留了电话,“我想说,大家在辖区哪个饭馆吃坏了,或者怀疑哪个餐馆没证,就打我电话”。

  居民于家海提出,小区一个花园疑似有人组织赌博,还提供茶水、酒水,占用了社区老头老太太的活动空间。居民蔡云平也看到了这个现象,“感觉赌的码还不小,抽的烟头扔了一地”。

  对于这个问题,城管执法部门和工委书记于家明都表了态,现在已经加装了探头,此前配合公安部门打击过一波,接下来将继续做好取证,协调公安部门打击。

  面对会上居民提出的尖锐批评,于家明表示批评不是坏事,“当然一定是理性的评判,不能是妄加猜测。这些批评反映的问题有的确实存在,也有些可能是信息不对称造成的,所以要加强沟通。事后我们也会进一步评估,商量解决对策。”

  装电灯装停车杆耗时太长 街道呼吁居民要主动发声

  街道工作,有时候难题出的地方令人意想不到。

  在讨论会上,不但居民提出了很多问题,街道的工作人员也吐露“心声”,很多时候心有余而力不足。

  “协调是街道办最难的事。其实我们很多时候是‘小马拉大车’,比如给一个楼道装灯问题,这是一个好事,但我们开了多少次对接会,产权单位开始不来,来了也不表态。产权单位不牵头,电都接不了。”辛晓东说。

  接电问题不止一次卡住街道办的“脖子”。

  “一个小区停车自治,今年六七月地锁已经拆完,要装抬杆,就去找电,一直到十月份才把电给我们,我们才把杆装上。”于家明说。

  “我们都成了‘上访户’了,我们是居民的代理,去产权单位上访去了,我们街道办事处主任有时候去,人家都不接待。”辛晓东呼吁居民,今后办事处给大家做工作的时候,也可能会组织大家一起跟产权单位协商,“我们也呼吁大家,涉及居民自己的事,一定要发声。”

  ■ 追访

  居民、街道期待物业管理条例

  于家明坦言,基层治理有很多问题边界不清晰,很多事应该产权单位和物业去管的,但二者都不尽责,就得政府去管。当政府和市场权责边界不清楚的时候,就会把政府的权责的边界扩扩扩,让政府去兜底。

  记者发现,很多问题是需要正在制定的物业管理条例来解决。

  忠实里西区三号楼唐阿姨从小就住在忠实里,忠实里这些年的变化,她也很高兴,“小时候就是一个胡同,只有公共厕所”。

  她家住的是回迁楼,没有物业,也不收物业费。“当时回迁的时候,跟我们说,你们的楼永远不收物业费,但十几年过去,我们的想法真的变了。我们的楼在铁路边上,外观很好看,但没有物业,就是脏乱差,街道组织党员多次组织打扫卫生。没有物业,谁苦?只能是老百姓自己苦。”

  很多居民也都亟待“物业管理条例”的出台。

  于家明希望物业管理条例一定要约束双方,不能只约束物业,不约束居民。

  “从我的角度来看,希望能够明确物业、居民和业委会的职责,把一些权责明确、细化,可操作。”此外,他希望发挥社区党委引领的作用。

  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3721.yoga/j/detail/15383810.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